Google Search Baidu Search
(多个关键字请用"空格"格开)

一个动物学工作者心中的蔡老

时间:2011-03-11  来源:科普旅游部  浏览次数:   作者:杨余光     打印  字体: 关闭

1959年春,中科院昆明动物研究所刚刚成立。为了筹建该所,我和另外几个同志被安排到西双版纳建立西双版纳野生动物采集,驯养工作队。当时,由蔡老主持筹建的中科院西双版纳热带植物园,正在西双版纳勐仑的葫芦岛上披荆斩棘、破土施工,为便于领导和组织管理,上级决定将我们工作队也设在葫芦岛上,并请热带植物园代管。这样,我便得以同蔡老接触,并得到他的教诲,受到他的熏陶。

热带植物园建园期间,正碰上我们年轻共和国的第—个经济困难时期。葫芦岛上人们的工作和生活自然就更困难了。然而,就在那样困难的情况下,作为热带植物园建园主持人的蔡老和园主任周凤翔同志等,却热情地接待了我们,无偿地为我们提供了同热带植物园职一样的吃住条件,保证了我们工作的顺利进行。

蔡老是一个植物学家,又肩负着繁重的建园任务,但对丰富的动物资源的保护和开发利用,却一直都在关心。他不仅写过西双版纳野牛的考察报导,还是最早提出在云南建立科学院动物研究机构的科学家之一,并为此做过一些准备工作。对于我们工作队在岛上的工作,更可以说是关怀备至。

工作队最初的工作,主要是继续原综考队的野牛捕捉驯养和野生动物标本的采集。记得1960年3月的一天中午,蔡老兴冲冲地跑来找我,一看就知道有好事情。果然,他刚接到勐捧商店的电话,说该商店收购到一头刚出生不久的雄性野牛,要我去取。这对我们来说,真是天大喜事。因为我们花了不少时间捕到的几头成年野牛,或因捕捉方法不当摔伤致死,或因野性太烈捕后抑郁而死,均未驯养成功,所以寄希望于捕捉小野牛,从小驯养。可是在当时技术设备条件下,这确实太难,蔡老对此也很清楚。 自然,他—听说捕到小野牛,十分高兴。他及时为我们前往勐捧取牛进行了安排。把植物园当时仅有的一辆吉普车派给我们使用,要我们尽快启程,快去快回。第二天,我们驱车赶到勐腊后,发现去勐捧的车路还未修通,只好步行赶到勐捧,看到了小野牛真说不出有多高兴。我们立即联系制作能推能抬的小木车,准备启运小野牛。遗憾得很,小木车刚制好的当天夜晚,小野牛便因蚂蝗经脐带侵入膀胱,造成严重血栓死了。事虽未成,但蔡老对我们工作的关怀和支持,那股热心劲儿,至今还映在我的脑海里。

我们在葫芦岛上的简易野生动物养殖场,也是蔡老经常光顾的地方,他对我们那群完全放养成功的猿猴最为喜欢,尤其喜欢那只取“八号”的小熊猴,甚至跟它交上了朋友.蔡老关心我们的工作,每每有中央首长、省,地(州)的领导人、科学家、文学家及记者们到植物园视察、采访、参观时,蔡老总要把他们请到我们场里看看,为我们介绍、宣传,给我们以鼓励和支持。由于蔡老的热情关怀,我们短短三四年的工作受到了当时社会多方面的关注,许多新闻单位采访报导了热带植物园的同时,也报道了我们的工作;院、所外的一些领导同志和地方有关单位也因此给了我们许多支持和帮助。

蔡老心里装的不只是自己主管的一个单位,而是我们党和国家的科学事业。他为保护和合理开发云南的动、植物资源完全无私地奉献了自己,他火一样的事业心,一丝不苟的使命感和责任感,以及他那艰苦朴素的生活作风,和蔼可亲的态度,都在我的心灵深处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象。他朴实的言行和高尚的品格,潜移默化地影响着我们,熏陶着我们。他过去是,今后将是我求索社会主义科学事业的学习典范。

文字录入校对:依万仑,杨云

 

附件下载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