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Search Baidu Search
(多个关键字请用"空格"格开)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通知公告 > 科普

艺术家石兰的睡莲笔记

时间:2020-08-10  来源:环境教育中心  浏览次数:   作者:石兰、贺赫、陈文有     打印  字体: 关闭

  时值暑假,版纳植物园承办的中国科学院植物园第九届名园名花展——赏莲月在水生植物区、棕榈植物区等园区继续开展,近百个品种的睡莲、王莲、荷花在雨季的滋润下绽放。在花展开幕式期间,围绕睡莲、王莲和荷花,版纳植物园推出了丰富多彩的活动,将睡莲、王莲与荷花从艺术和科学等角度进行呈现,让公众感受到艺术与科学之美。其中,邀请艺术家现场泼墨画睡莲的环节得到了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石兰的支持。活动完成之后,她将自己创作睡莲的心得整理成一段文字。在此我们与大家分享,也期待更多人走进植物园,欣赏睡莲之美。

  我应怎样画睡莲?——画睡莲笔记(石兰于中科院西双版纳热带植物园 2020.07)     

  作为中国花鸟画画家,荷花是我创作最多的题材之一,但却鲜少画睡莲。

  以前每次提笔欲画睡莲,都因睡莲的特征不够入画而迟迟不得下笔。

  2020年7月,应中科院西双版纳热带植物园和中国植物园联盟的邀请,赴版纳植物园参加园中科普项目“赏莲月”活动。此行版纳我最大的收获是找到了一种表现睡莲的写意笔法。

  历史上画荷人居多,画睡莲作品的很少。因荷花型状极具绘画三要素——点线面之美,很入画。睡莲则不然:花头造型装饰过于单调,根茎又长在水平面之下,叶子浮在水面上规整少变化。怎样才能既表现了其生长特点,又具有绘画的美感?——这对我是个难题。

  史上最著名的睡莲作品是莫奈的《睡莲》——印象派绘画的经典之作。大师注重的是用绘画表现色彩光影的变幻,着力于捕捉水的梦幻之美。中国画则不然,中国画是注重写实对象之意象化处理。除却大写意大泼墨,画什么还是要注重对象是什么,尤其花鸟画的表现,对于水的处理总不能是“孤帆远影碧空尽”的留白,让人凭空臆想吧?

  中国花鸟画表现睡莲的难题在于水,而不在莲。

  这次在植物园得以近距离仔细观察睡莲的细节,有盆栽的形态各异的多个品种,也有棕榈园水生植物区里满池浩荡生气蓬勃的大场面,加之植物学家们的科普讲座,真是一场视觉和认知的盛宴!

  我把自己关在房里,面对窗外雨中的一池睡莲,拈一朵对插案头,辅开宣纸,信笔写来。

  今天下雨,墨迹天气上显示版纳此刻空气湿度为100%。把带来的红星宣纸辅展开来;毛笔在纸上走过的感觉舒服极了;水晕的节奏自由而畅快;体会着古人“润含春雨”的意境之美。

  我试着加强花头的细节,用钩填法画花蕊的层次变化,花瓣的丰富色彩;将根茎横处理,形成与团花的节奏对比;敷于重彩重墨画叶,用叶子的厚重将浅淡调的花头挤出来。

  此方法受到郭怡孮先生《西湖过雨》的画法启示,在作画中但求有自己的想法,有自己的东西,哪怕是一点点。艺术无异于体育竞技,有时想超越自己一点点也很难。

  中国画讲究干湿浓淡,造型色彩,但更重要的是诗意!可谓王维说的“诗中有画,画中有诗”。中国画原本就是诗书画并存的艺术形式,仅仅形似如何可行呢?而诗意的营造却需要各方面的修养而集成,决非一朝一夕,是长期学问的蒙养、陶冶,如养玉的过程,日日摩抚在心。

  窗外细雨如丝,我将胭脂、曙红、藤黄、赭石、花青、石青、石绿调在白瓷盘中,让热带雨林的云蒸霞蔚将它们融合生成胭脂红、秋香黄、紫云烟、翡翠绿,泼洒、钩填、晕染翩翩起舞于素白的宣纸上,画出自己心中的诗意。

  “解衣磅礴”是写意画挥毫泼墨的最佳状态,“浅吟低唱”则是工笔小写的娓娓道来,“灵光乍现”即是久思顿悟的良辰佳境!

 

现场创作

共同创作作品《葫芦岛清韵》

《我的莲花创作》讲座

 

附件下载
相关新闻